5月16日,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与中国华为公司开展业务。虽然该政府部门此后允许大量美国公司恢复与华为的大部分业务,但这一举措的影响(无论多么短暂)还是可以量化。
4.35亿美元。这是上市的美国公司今年第二季度声称因禁令而遭受的损失。

至少,这是上市的美国公司在分析师出席的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直接归因于禁令的数额。禁令给收入带来的真正影响无疑大得多。毕竟,另外众多上市的美国公司表示,禁令直接影响到了它们的季度业绩,但是高管们没有表明禁令给公司具体造成了多少损失,比如高通、莱迪思半导体、微芯片科技、Inphi Corporation和Qorvo。此外,私营性质的美国公司也受到禁令的影响,但它们并未公开报告财报结果。
为了对这些数字有一番直观的认识,华尔街分析师估计,华为去年在部件上花费约700亿美元,其中大约110亿美元花在高通、英特尔和美光科技等美国公司的头上。
路透社还引用高盛的数据和彭博社的信息发布了一张图,显示了多家公司面向华为的销售金额以及来自华为的收入在公司收入中的比重。

美国华为禁令使多家美企 Q2 损失惨重-字母圈

但归因于特朗普签发的华为禁令的经济损失仅仅是故事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涉及禁令在全国各地的经理办公室造成的明显混乱。而且可能更重要的是,禁令对未来业务造成的影响。

特朗普的华为禁令的具体条件仍然阴云密布。西部数据等一些公司称,禁令一宣布,它们就立马停止向华为发货,但是在确定合法后,一个月后又恢复发货。NeoPhotonics等其他公司仅恢复部分产品的发货,已向政府申请豁免,以恢复其他更多产品的发货。

7月23日,美国商务部部长Wilbur Ross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商务部已收到来自约35家公司的大约50份豁免申请,该部门会在未来几周对豁免作出决定。他说:“我们正在尽快且负责任地受理申请。”他解释,豁免不但要得到美国商务部的批准,还要得到国务院、国防部和能源部的批准。“这不是简单的事情。”

但可能对美国公司造成最大冲击的却是禁令的长期影响。西部数据的首席执行官Stephen Milligan在其公司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在我们[停止]向华为发货的那段时间里,华为将采购需求转移到了未受实体清单[禁令]影响的我们的一些国际竞争对手。因此我们随后恢复发货后,只好降低价格,因为华为也从其他竞争对手采购部件。”

据彭博社报道,华为在努力打造一支“铁军”,通过重组供应链,依赖其他国家的公司提供的零部件,防止该公司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同样,华为最近宣布推出新的鸿蒙(HarmonyOS)操作系统,旨在削弱该公司对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的依赖。

分析师们一致认为,华为新的操作系统是华为向独立自主迈出的一小步,但可能是一个更大趋势的开始。CCS Insight的分析师Geoff Blaber写道:“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两款智能手机运行鸿蒙操作系统,但华为不抱任何幻想,清醒地认识到实体清单[禁令]和更广泛的贸易战带来了艰巨得多的挑战。”他特别指出,鸿蒙操作系统会在智能手机之外的设备发挥更大的作用。“华为在打一场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