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办公新创WeWork在IPO前夕,因执行长失言种下疑虑-字母圈

WeWork

共同空间办公室租用新创WeWork正式宣布申请IPO,公开了过去几年的财报供投资者审视,然而,报告中却也显示了2大问题。

由软银(Softbank)重金投资的共同空间办公室租用新创WeWork,正式公布IPO申请的S-1报告,报告中虽然显示了强势的客户人数与财务成长,却也透露了损失状况,以及执行长先前的失言问题。

WeWork将以母公司「The We Company」之名,申请公开上市,交易代码订定为WE,但尚未决定要在哪个地区的股票交易所公开上市,初始交易股价也尚未确定,但是众多外媒猜测,WeWork可至少于IPO当日多获得30亿美元融资。

获利成为经营挑战

共享办公新创WeWork在IPO前夕,因执行长失言种下疑虑-字母圈
靠着空间租用的WeWork,也背着高额的成本支出。

比起Uber、Yelp这样以网路平台为中心的服务,以房产、实际办公室作为服务的WeWork,营运成本更高。

过去3年以来,WeWork的总营收稳定成长,但是损失金额也亦步亦趋,举例来说,于2018年一整年,WeWork在总收益为18亿美元的情况下,出现净损失16亿美元;而在2019年前6个月,WeWork的总营收为15亿美元,净损失约为9亿美元,基本上是赚得多,赔得也多。

WeWork的财报中指出,他们的长期租赁债务为179亿美元,而未来15年的租赁债务目前总额为472亿美元(美国大楼租赁大多以15年起跳)。AI、5G、区块链的最新发展现况为何?订阅《数位时代》日报 

在快速扩张之下,WeWork势必得投入大量租赁成本,来在世界各地提供服务,这算是扩张的固定成本,然而,它是否能在几年之后,靠着其他附加服务增加营收、创造利润,就是WeWork的经营挑战。

WeWork目前客户数量增加相当快速,2018年6月时拥有26万8千名客户、当年12月时有40万名,而目前则拥有52万7千名客户,40%客户都是企业组织,而不是散户的科技新创。

WeWork于29个国家、111个城市中,有528个分部。

执行长失言种下疑虑

共享办公新创WeWork在IPO前夕,因执行长失言种下疑虑-字母圈
WeWork执行长亚当・诺伊曼的媒体访问失言,可能会影响WeWork公开上市状况。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The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有缄默期(Quiet Period)规定,要求股票发行人在申报发行新股声明前,不得口头或书面促销自己的股票。

然而,即使WeWork于去年12月正式提交报告申请IPO,其执行长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于今年5月、S-1报告尚未公开之前,就在外媒访问中谈到公司的IPO资讯。

如果在WeWork股票上市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判定诺伊曼所做违反缄默期规定,WeWork就得重新购买IPO之后原价售出的股票,再加上缴交损害利息。

WeWork在S-1报告写道,他们不认为这几篇新闻报导,代表WeWork违反了缄默期的规定,希望投资者专心在评估公司状况上,而不是那几篇新闻报导。

过去Google于2004公开上市之前,它的共同创办人佩吉(Larry Page)与布林(Sergey Brin)也曾在接受杂志Playboy访问时,做出类似发言;Tinder执行长尚恩.拉德(Sean Rad)在2015年IPO前一天,也曾在伦敦访问当中做出不当发言。但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并没有对这些公司作出判决。

WeWork目前已经公开了S-1报告,预计未来几个月就会公开上市IPO。WeWork目前公司市值为420亿美元,日本软银集团是它的最大外部股东。